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诉快递公司运输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原告:深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江苏快递公司
案件经过:2011年10月10日,原告根据其客户的订单要求,需要将相应货物送至深圳,故委托被告运输,货物共5件,均为手机摄像头。2011年10月17日,被告向原告发出货物遗失告知函,称“贵司10日出口的单号111062413383这票中的一箱单号为P604528901在杭州转运深圳途中下落不明”。告知函中所称的下落不明的货物名称为“2M固定焦距B2B摄像模组1102”,包装规格4800个/件,订单结算价格为109920元。
争议焦点:
被告应对原告承担何种赔偿责任?
 
各方观点:
1、原告诉称:被告作为运输合同的承运人,负有将货物及时、安全送达目的地的义务。但本案中被告既不能提供货物收取、保存、运输的记录,且货物遗失后也未采取任何补救措施,货物失踪的原因也未能说明,其在合同履行中存在重大过失,导致原告重大损失。故其应赔偿原告损失109920元。
2、被告辩称:被告无需承担货物丢失的赔偿责任,其仅需支付原告615元。根据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快递单,快递单背面已明确载明了保价条款。根据保价条款的约定,原告放弃保价的权利,应当承担因此遭受的损失,被告仅需根据双方约定赔偿原告运费123元的五倍,即615元,并非原告诉求的109920元。
3、法院观点:原、被告双方存在真实的运输合同关系。根据原告提交的《采购订单》、《深圳某公司的情况说明函》、《送货单》、《深圳某公司财务结算凭证》等证据,证实本案所涉货物价值确系109920元。本案所涉快递单背面的保价条款虽载明“因运输方的过错造成快件延误、毁损、灭失的,由运输方承担赔偿责任。赔偿标准为:对未保险物品,按物品本身价值进行赔偿,但最高不得超过实收运费的五倍。对保险物品,寄件人应提供物品价值的有效凭证,运输方按照实际损失赔偿,但最高赔偿金额不超过该物品的保险金额。”这一条款系被告方提供的格式条款,该条款虽明确了原告没有对货物进行报价情况下的赔偿标准,但免除了被告方责任、加重了原告方责任、排除了原告的主要权利,属于无效条款。此外,快递单上明确载明运输方式为汽运,但被告在杭州转运深圳途中却未经原告同意,擅自更改运输方式为空运,且货物遗失也是被告由汽运转空运的过程中。故被告未按约定方式履行其运输义务,导致货物遗失具有重大过失,按运费的五倍赔偿原告损失显失公平。故判决被告作为运输合同的重大过失方,应赔偿原告不能向第三方交货的实际损失109920元。
律师总结:作为本案原告方的代理律师,总结本案胜诉的关键有三方面:第一、提供了足够的证据证明托运货物的价值,送货单、采购订单、财务支出凭证、第三方情况说明函等相互形成证据链;第二、充分阐明所涉快递单背面的保价条款属于无效条款;第三、被告方在合同履行中存在重大过失。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三十九条  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
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
第四十条 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
第五十三条 合同中的下列免责条款无效: (一)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第三百一十一条 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第三百一十二条 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法律、行政法规对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和赔偿限额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王某诉汽车公司汽车买卖合同案

上一个:

下一个:

林某诉杨某厂房租赁合同纠纷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